• <pre id="y9c3z"><del id="y9c3z"><xmp id="y9c3z"></xmp></del></pre>
      <p id="y9c3z"><del id="y9c3z"><menu id="y9c3z"></menu></del></p>
      1. 
        
        <pre id="y9c3z"></pre>
        當前位置: > 首頁 > 重慶 >

        保障農業生產 這三個方面要加強

        本文來源:重慶日報 閱讀:15539

          八月十五日,北碚區澄江鎮國家柑橘區域性良種繁育基地,智能噴灌系統正在運行。首席記者 龍帆 實習生 尹詩語 攝 視覺重慶  8月18

          八月十五日,北碚區澄江鎮國家柑橘區域性良種繁育基地,智能噴灌系統正在運行。首席記者 龍帆 實習生 尹詩語 攝\視覺重慶

          8月18日,高速集團灑水車正在為巴南區接龍鎮村民灌溉莊稼,在陽光照射下呈現一道美麗的彩虹。記者 羅斌 攝/視覺重慶

          9月1日,南川區南城街道萬隆村十三社蔬菜基地,村民正在澆水。見習記者 劉旖旎 攝/視覺重慶

          核心提示

          農業,無疑是對氣溫最敏感的行業之一,氣候的變化直接影響著農業生產的效益。這個夏天重慶的晴熱高溫極端天氣,著實讓農業遭受了一次大“烤”。

          根據農情調查,高溫帶來的旱情對水稻、大豆、玉米、甘薯等糧食作物,以及蔬菜、水果等經濟作物都造成了嚴重影響。

          面對高溫,我市積極應對,農業農村、水利、應急、氣象等部門緊密配合、高效協同,建立監測預警、技術指導、應急處置、用水調度一體化工作機制,全力保障農業生產。

          農業穩,是經濟社會發展最好的穩定劑,也是牢牢守住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不發生規模性返貧兩條底線的基礎。眼下,高溫天氣基本結束,但全市旱情尚未解除。大“烤”之下,我市農業需要補上哪些“課程”?近日,重慶日報記者赴多個區縣進行了調查。

          灌區與高標準農田建設應更加“合拍”

          擰開水閥,汩汩的清水從軟管中流出,龍在兵拿起水管把地澆濕。另一塊已經澆好的田里,一行行綠油油的蓮白整齊排列在田間,圓滾滾的樣子煞是喜人。

          水是生產之要,家住榮昌區吳家鎮雙流村的龍在兵對此有深切認識。榮昌區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僅有551立方米,僅占全國、全市人均水資源量的25%、29%,屬于重度缺水地區。

          榮昌的水缺到了什么地步,記者在雙流村三社旁看到了一條寬不過五六米,深不過一人高的小河,原本以為只是一條小溪流,但當地人卻說,“這是大清流河,是區內第二大河。”

          放在以前,遇上高溫干旱,龍在兵只有自認倒霉。兩年前,黃桷灘水庫建成后,管渠鋪到了地里,他幾乎再沒有為水發過愁。

          灌區是指有可靠水源和引、輸、配水渠道系統和相應排水溝道的灌溉區域。一般而言,有水庫的地方建設灌區后,周邊的農民不會缺灌溉用水。

          但也有例外。

          9月1日,南川區南城街道萬隆村十三社,業主文澤中正招呼工人往菜地里噴灑殺草劑。

          “菜還在,為什么噴殺草劑?”記者有些不解。

          “都曬死、干死了,只能當雜草處理,好種下一批菜。”文澤中頭也沒抬。他承包的100多畝地,受災面積有三四十畝,大都距離水源較遠。

          這里雖然屬于龍鳳灌區,但因為渠系配套不完善,所以有效覆蓋面積不夠。文澤中的主要水源,除了靠下雨之外,就是靠附近的一個魚塘。“后來天氣太熱,魚塘也不準全天抽,只保住了相對近一點的地。”他告訴記者。

          這折射出我市灌區建設的不足。市水利局資料顯示,目前我市中型灌區有153個,能覆蓋500多萬畝耕地,但其中有效覆蓋面積僅有300多萬畝,這其中重要原因就是渠系配套不完善。

          市水利局農村水利水電處副處長楊曉霞介紹,目前我市中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資金相對緊缺,每年大概只有一個億,這對于動輒需要數千萬元的中型灌區渠系配套建設來說,實在是“不夠看”,因此,每年只能管幾個項目,誰先急需就誰先用。

          另一個問題是,灌區建設與高標準農田建設的吻合度不夠,這也是楊曉霞與市農業農村委相關處室負責人共同向記者表達的觀點。建設灌區本來就是為了保障水源,服務農業,促進豐產豐收,而高標準農田是“耕地中的精華”,具有能排能灌、旱澇保收等特點,與灌區建設緊密結合后更能發揮出優勢。但由于兩者分屬不同部門,所以目前的“合拍度”仍有欠缺。

          農業應急管理機制應更加健全

          極端高溫是天災,旱情發生后如何應對,則事在人為。

          “最熱那幾天,許老師天天往我們這里跑,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9月2日,梁平區金帶街道石燕村,重慶奇爽果園內,操著一口閩南口音的愛心農業股份合作社負責人徐永彬告訴記者。

          奇爽果園占地1100畝,是梁平柚最大的業主。徐永彬今年才從四川瀘州調過來,一來就充分感受到了山城的“熱情”——40多攝氏度的高溫暴曬下,果園內的日灼果越來越多,讓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徐永彬口中的“許老師”,名叫許紅衛,來自梁平區農產品品牌發展中心經作站。為應對持續高溫干旱天氣,梁平組建了3個抗旱減災工作組,許紅衛是其中一員,主要負責果樹的抗旱。

          許紅衛回憶起一個月前剛進果園的情況——葉片都卷起來了,到處都是被烈日暴曬而產生的日灼果,柚子向陽的那一面因脫水變成了黃色,上面還有被太陽灼傷的褐色斑點。

          他立即提出兩個建議,一是讓徐永彬到附近收集秸稈,打碎后鋪到果樹根部,減少水分蒸發,秸稈腐爛后還可以還田增肥;二是聯系街道為果園送水。

          “10噸的送水車,我們每天要拉10車,每天從凌晨兩點灑到早上才收工。”徐永彬說,經過努力,被完全曬死的樹并不多。

          應對突發災害,應立即啟動應急管理機制,但這個機制目前在一些地方還不夠健全。

          比如同樣是種柚子,在以散戶種植為主的另一個鎮街,當地村民就表示:“把我們集中起來開了個會,交代了一下抗旱要領,后面就靠我們自己努力了。”

          村民的話是客觀事實,但梁平柚種植面積15萬畝,種植農戶近6萬戶、20萬人,“許紅衛”們就算是一刻不停地工作,也無法兼顧到所有人。

          另一方面,技術指導要發揮最大功效,也需要各方配合。南川區農業技術推廣中心主任宋敏是該區6個抗旱救災指導組的一員,負責了解災情、老百姓急需解決的問題和全面技術指導,“我們主要是起一個宣傳和引導的作用,農戶聽不聽,聽多少是另一回事。”他說,自己在合溪鎮走訪時,就有一個農戶一個勁兒地想要建一個蓄水池,“這完全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圍!”

          極端天氣、地質災害、疫情防控……眼下農業面臨的考驗越來越多,更需要建立有效的應急管理機制。這個機制需要相關部門各司其職,比如氣象部門需要加強精準預測、農業部門需加強技術指導、科研部門需加快培育環境友好、資源高效的突破性作物新品種、水利部門需對水利設施建管并重,同時還需要相關部門緊密配合、協同作戰,才能更加有效化解危機、渡過難關。

          農業保險覆蓋面應更加寬廣

          一次旱情,讓不少人體會到了農業保險的重要性。

          “這個東西,平時不顯山露水的,關鍵時刻還是管用。”榮昌區清流鎮馬草村柑橘種植大戶秦兆宏豎起了大拇指。

          秦兆宏經營果園多年,面積達到2000多畝。今年按照慣例,他又為果樹上了保險,每畝20元,個人出6元,政府補貼14元,最高可以賠1000元。

          40多攝氏度的高溫,秦兆宏的果園里產生了不少日灼果,受災面積有數百畝。8月9日,秦兆宏給保險公司業務員打了求助電話,“第二天他就來現場進行了勘察,回去后很快就給出了理賠方案。”

          沒過幾天,秦兆宏的銀行卡就到賬了第一筆賠付,共計2萬多元。除了傳統的柑橘保險之外,今年秦兆宏還參加了榮昌新試點的價格保險:“政府補貼105元,自己只需出45元,再約定一個價格,每畝保額為3000元,如果受市場波動影響沒達到這個價格,就會有理賠。”

          農業保險能撐起抵御災害的“保護傘”,南川區蔬菜種植大戶文澤中感同身受,今年他購買了政府試點的一種蔬菜保險,其保費為350元,其中自籌30%、105元,政府補貼剩余的70%,保額則可達到每年每畝5000元。文澤中的蔬菜受損面積有30多畝,這份保險讓他彌補了部分損失。

          新近發布的《重慶市農業保險發展指數報告》顯示,在增品擴面政策的推動下,重慶農業保險覆蓋率已從2019年的31%提升至2021年的45%。其中,財政補貼金額從6.9億元增加到7.3億元,補貼比例整體維持在70%以上,農戶自繳保費維持在20%-30%之間,財政補貼大幅降低了農戶參與農業保險的門檻。

          但薄弱環節依然存在,記者調研中發現農業保險存在兩個問題:

          一是參保的大多為業主或大戶,普通農戶的知曉度或積極性不高。南川區今年的水稻種植面積為38萬畝,但購買了保險的僅有17.5萬畝,不足一半,許多散戶沒有參保。

          二是特色險種的開發進度偏慢。梁平區星橋鎮星橋社區業主劉道榮是全國勞模,種植了500畝水稻、200畝蔬菜、80畝水果,養殖了3萬只鴨子,但參保的僅有部分水稻。秦兆宏參加的價格保險,今年榮昌全區只試點了幾千畝。而文澤中享受的蔬菜保險,南川今年也僅有2700畝的指標。

          種種現象指向明確:為農業生產系上“保險繩”,還需發力加碼。

          記者手記>>>

          應對突發災害 農業需要更多“未雨綢繆”

          這次采訪過程中,除了聽到許多關于干旱的內容外,“旱澇急轉”同樣是受訪對象口中的高頻詞。旱、澇,再加上可能伴隨的山洪、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這都是農業必須面臨的風險和挑戰。

          應對突發災害,要穩住農業基本盤,必須更加注重“未雨綢繆”。

          首先,要加強水利基礎設施建設,提高抗風險能力。記者在調研中發現,經過多年整治,目前各條河道的景觀和休閑功能比較健全,但河道兩岸提灌設施較少,其中一些抽水泵,還是業主或村民自費購買的,只能滿足部分人之需,一旦旱情發生,更多的農戶只有望旱興嘆。因此,應將農田灌溉設施納入水利設施建設規劃,更好發揮水利服務農業、推進農業現代化、保障糧食安全的基礎作用。

          其次,要加大農業減災技術研究推廣,提高科技防災的效率。農業雖然是個看天吃飯的產業,但科學的防災減災手段能減輕災害帶來的影響。在調研的過程中記者發現有兩個方面是可以復制推廣的:一是選擇耐高溫的品種,以種節水。譬如說,在墊江縣推廣種植的“神農5優28”品種,在高溫下表現良好,結實率保持在85%左右,專家測產實收畝產達632.5公斤。二是因地制宜推廣水肥一體化技術,全國勞模姜國強的南川區騰春蔬菜專業合作社正是采用了這一技術,實測用水節約34%,用肥節約37%,在高溫天氣下實現了節本增效。

          最后,要加大高標準農田建設力度。記者在調研中發現,雖然今年高溫干旱對我市農作物造成了較大損失,但排灌條件較好的高標準農田的水稻等作物基本不受影響,且部分水稻還實現了增產,以梁平區安勝鎮龍印村為例,盡管此前持續高溫,但水稻畝產反而增加了1-2%,凸顯出高標準農田對穩定和發展糧食生產能力的巨大作用。因此,應繼續加大投入,建成更多旱澇保收的“千年良田”,提高糧食生產保供能力。

        www.huangsecom

      2. <pre id="y9c3z"><del id="y9c3z"><xmp id="y9c3z"></xmp></del></pre>
          <p id="y9c3z"><del id="y9c3z"><menu id="y9c3z"></menu></del></p>
          1. 
            
            <pre id="y9c3z"></pre>